小說/周玉/盜情

                              番外 為了內涵

                                  天下大同,百姓安康,話說這平安盛世,老百姓那叫一個舒心,璃心也舒心,這年頭不知道是齊墨盛名太在外,還是怎么回事情,日子過的那叫一個風平浪靜,一點刺激都沒有,哪有當日跟著齊墨的時候,風里來火里去,上刀山下油鍋,雖然后果和身體受傷嚴重,但是那叫一個精彩啊,這當了齊家主母,旺夫運太好的下地就是,無所事事。

                                  齊家有紅鷹,黃鷹,白鷹,黑鷹四只貓頭鷹坐鎮,現在又多了一個風云威廉,那叫一個人才濟濟,能跟齊家叫板的藍斯,目前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居然看對眼一女人,沒那閑功夫與齊家作對,這日子過的她快要生霉了。

                                  “我說你就不能消停會?”風云威廉見璃心在他面前晃的他眼都快花了,不由抬起頭惡狠狠的道。

                                  “無聊的很。”在外面能保持齊家當家主母的雍容和姿態,在知根知底的風云威廉面前,璃心就原形畢露了。

                                  “過去,過去,我還有事情,找齊墨去,無聊就跟他上床,保準你沒時間來我這跟我瞎扯。”風云威廉一點口德都不留,直接打包走人,璃心他喊不動,自己走人來的快。

                                  “死小子,找死。”璃心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見風云威廉也被自己煩走了,黃鷹,立戶等早就有多遠閃多遠,兒子沒了藍斯,又跑蛟文那去騙吃騙喝了,她真是無聊。

                                  “主母,少爺的電話。”終于有事情了,璃心不甘落后由嘆了一口氣,還是自家兒子好,知道當媽的無聊了。

                                  電視電話,通信截面上,齊天羽一手抓著西紅柿,一手拿了根黃瓜,正得意洋洋的看著璃心。

                                  “我說,蛟文就是這么虧待我兒子的?他就給你吃這些?”

                                  齊天羽聽璃心這么一問,當下連忙搖頭,笑瞇瞇的道:“小羽正在學做飯,蛟文叔叔說了,要當少女殺手,一定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長的好不行,還要有內涵。”

                                  璃心一聽頓時挑眉道:“你的內涵就是做飯?”

                                  齊天羽大大的點了點頭道:“是啊,小羽知道長的好看是外在,身體里面肯定就是內涵,那除了飯還有什么是要進身體里面的,所以,這內涵一定就是做飯,小羽要成為少女殺手,就要自己內涵去。”

                                  天,璃心滿頭黑線,這是哪門子的說法,不過,她從來是放牛吃草,小羽要學做飯,好事情,雖然這蛟文的話并不代表是這個意思,不過結果好就對了,過程和開始并不重要。

                                  “那好,兒子,你一定要把內涵學好點,回來給媽咪露一手。”璃心充分發揚慈母的精神。

                                  齊天羽頓時連連點頭,揮舞了黃瓜和西紅柿幾下,突然正色看著璃心道:“媽咪,我怎么沒見過你的內涵?媽咪沒有內涵嗎?”

                                  璃心頓時怒,早知道就不要順他的話說下去,她是沒內涵的人嗎?見齊天羽一本正經的同時,微微憐惜的看著她,璃心的嘴角開始抽筋。

                                  “不過,小羽也沒看見過爹地有內涵,好可憐,都沒內涵。”

                                  璃心瞬間被齊天羽打敗了,嘴角勉強勾勒出一絲猙獰的笑容,對著齊天羽道:“你小子管好你自己。”

                                  齊天羽見璃心發怒,不由搖搖頭道:“媽咪沒內涵,所以愛發脾氣,還是小羽好,是紳士。”

                                  “臭小子,你給我……”璃心大怒的還沒罵完,齊天羽見勢頭不對,連忙掛了電話,留給璃心一片黑屏,讓璃心的怒氣沒處發。

                                  “生什么氣?”隔了一會齊墨走進來,見璃心氣鼓鼓的坐在沙發上,不由沉聲問道。

                                  璃心抬頭看見齊墨,沉默了很半響一跳跳起來,一把抓住齊墨就往外走,齊墨頓時皺眉道:“你要做什么?”

                                  “為了內涵。”璃心很干脆的給齊墨四個字。

                                  超市,一道很獨特的風景,讓里面的主婦們爭先恐后的擠上去,又爭先恐后的擠出來,一臉興奮轉換成見閻羅的面容,那叫一個快。

                                  超市內,齊墨鐵青著個臉推著小車,璃心則專心的看著貨架上的東西,估計著哪樣能吃,然后就往小車里扔,那樣子一看就是個雙手不沾陽春水的家伙。

                                  絕殺,靠近齊墨身周五米之內,絕對的殺無赦,那冷氣開的比超市還要厲害,絕對零度的感覺,讓本來人滿為患的超市,硬是隔開了一干凈地兒,可想而知齊墨此時的殺氣是多么凜冽。

                                  “夠了沒有?”低沉的喝問,讓璃心知道齊墨此時已經快到發飆的邊緣了,要他一個如此身份的人來超市買菜,確實為難了他,但是不都說父母要給孩子做好表率作用嗎,要讓齊天羽那小子說他們兩沒內涵,打死都不能承認,不就是做個飯,誰不會,她一條龍服務,叫那小子看好了。

                                  “沒有,沒有,再逛逛。”璃心頭也不回的看著手中的東西,扔給齊墨一句,這兩年齊墨待她挺不錯的,被摸準的齊墨脾性的璃心知道,一點半點小事齊墨絕對是依著她的,買個菜,小事。

                                  努力回憶自己吃的菜里有些什么佐料,順帶抓著一本食譜,璃心照本宣科的拿,而齊墨則負責射出冷氣,放她能夠暢通無阻,方便自己的選擇,真是絕加的配合。

                                  “姜二錢,齊墨,拿姜。”璃心埋頭看著手中的中國食譜,指揮著齊墨動手。

                                  齊墨哪里知道姜是什么東西,眉眼一挑掃向旁邊看似工作人員的人,冷聲道:“姜二錢。”

                                  被齊墨點名的工作人員,哪受的住齊墨通身的殺氣,頓時腿腳都開始發抖,戰戰兢兢的道:“姜……姜……不賣二……二……”

                                  “快點。”眼看璃心埋頭快走遠了,齊墨脾氣更加不好,一聲暴喝,殺氣四濺,那負責這方位的超市工作人員,被嚇的一個激靈,想也不想的一把抓起身邊蔬菜類的姜,硬生生掰去一小塊,惶恐的遞給齊墨。

                                  “黃瓜一兩。”

                                  啪,四分之一個黃瓜被掰斷。

                                  “蔥少許。”

                                  一根蔥直接遞過來蔥白,剩下的蔥尖扔地上。

                                  “豬肉半斤。”

                                  肉柜上,師傅手起刀落,半斤好肉從已經切割好的分量上切下來。

                                  “紅酒一小杯。”

                                  砰,一瓶紅酒被開封,倒過來一小杯。

                                  “四個雞蛋清。”

                                  砰,砰,四個雞蛋打碎,去黃,只送上來蛋清。

                                  “西紅柿半個。”

                                  手快如電,一菜刀下去,半個西紅柿遞了上來。

                                  “味精少許……”……

                                  超市中的主婦們從來沒有看見過這么買東西的,也沒見過如此帶著濃厚殺氣來買菜的,不由都躲在一旁,戰戰兢兢的看著。

                                  按照食譜上說的買齊了,璃心松了一口氣,轉身笑瞇瞇的看著齊墨道:“等我回去給你露一手,讓……這些是什么東西?”突然高八度的聲音,讓人充分意識到了她的震驚。

                                  “這……這……都是按照你要的給的。”工作人員非常惶恐。

                                  璃心看著推車里,汁水淋漓,缺胳膊斷腿的蔬菜,黏糊的雜七雜八,她可記得她沒買酒杯,但是現在里面多了很多個酒杯,醋的味道,酒的顏色,醬油的香味,香油的金黃,都裝在酒杯里,以及什么蛋清,蛋黃,胳膊肉,小腿肉,亂七八糟,明顯看上去有支解的東西,讓璃心巨驚,這就是她要買的?就這模樣?天,真難看。

                                  “結帳。”雖然難看,但是她是照實買的,應該沒錯。

                                  “一共……一共……一萬七千四百美金。”戰戰兢兢的工作人員。

                                  “搞什么,居然這么貴,你們搶人啊,這菜都不值這么多錢。”雖然璃心沒做過,但是絕對吃過,幾道菜加起來才幾百美金,原料居然上萬,當他們凱子啊,居然敢在齊墨頭上搶錢,找死。

                                  “這……這……”

                                  在齊墨濃厚的殺氣籠罩下,超市大老板直接給予璃心認為很合理的價格,看著璃心和齊墨連推車一起帶走,上了那門前豪華的凱迪拉克,超市老板心臟病都急出來了。

                                  83年的一瓶紅酒,日本進口的清酒,中國的茅臺,各倒了一杯,幾十斤大閘蟹的腿,法國過來的二兩鴨肝,十個鮑魚的一條小邊,等等等等東西,雖然他承認璃心只取了其中很少的一部分,但是剩下的誰會買。

                                  救護車,超市老板昏了。

                                  回到齊家,璃心挽起袖子就要親自下廚,外帶拉著齊墨給她做下手,齊墨在璃心糾纏,糾纏又糾纏后,終于抵不過璃心的纏勁,平生第一次進入到廚房這個地界上去。

                                  帶回來的東西,被大廚們送至廚房,風云威廉和立戶立在廚房外,看著那些原料挑了挑眉的風云威廉小聲道:“哪個垃圾場里揀來的?”

                                  立戶搖搖頭回道:“不知道,據跟上去的人說,這些是在超市里買的。”

                                  “買的?”湊過來的黃鷹詫異的道:“這些破爛貨還需要買?居然有人敢坑當家。”

                                  后一步上來的紅鷹憋著笑的低聲道:“不是敢坑當家的,而是當家的做了一回霸王,硬買了這種些破爛還不給夠錢。”齊家消息多靈通,齊墨和璃心這邊才出門,那邊他們都知道內中原由了。

                                  一直都很冷酷的黑鷹站在邊上靠著墻壁,沉著臉道:“真是丟人。”

                                  白鷹很休閑的站在旁邊點點頭道:“同感。”在這點小事情上霸王真是丟了齊家的臉,這就是沒進過超市買過東西的原因啊,結果丟了整個齊家的臉,還好,紅鷹做事情利索,馬上補上,這臉才沒有丟大,這么點錢,霸王的不是地方。

                                  廚房內,璃心一手拿著菜譜,一手握著鏟子朝齊墨道:“把魚洗凈,片刀,然后放油鍋里炸。齊墨,洗魚,片刀。”

                                  齊墨冷著個臉,掃了一眼身后不遠處的廚師,那廚師當即找出鮮活的魚給齊墨遞了上去,還不敢發出聲音,主母說的要他們自己做,誰敢打擾,殺無赦。

                                  齊墨皺眉順手一扔,把魚扔進水槽里,一個過濾就直接抓了起來,片刀,不會,懶的跟璃心多說,沉聲道:“好了。”

                                  璃心這邊油鍋也開始冒煙,當下直接點頭道:“下鍋。”

                                  齊墨手腕一抖,紅鯉魚在半空一個拋物線就朝油鍋落去,躲避在門邊的幾大廚師,臉色頓時大變,狂吼道:“會炸的。”廚房里的專業名詞,估計齊墨和璃心都不知道,用這炸字,兩人肯定能領悟。

                                  門外的立戶掩面嘆息道:“毀容了。”

                                  廚師吼的快,齊墨一聽之后動作更快,一個閃身抓住璃心,抽身就往后退,璃心沒防備,被齊墨一拉直接退后幾步,還沒回過神來,就見她面前的油鍋里,鮮活的鯉魚正在跳著桑巴,劈里啪啦的聲音,比放鞭炮還精彩,那鍋里的油四濺的比人還高。

                                  璃心頓時挑了挑眉道:“好家伙。”一邊低頭看看菜譜,過油后加水熬汁,頓時舀起一瓢水,想也不想的倒在油鍋里,只聽轟的一聲,油鍋里冒出大煙,璃心不由皺眉,伸手抓住邊上的鍋蓋,手一扔就扣在油鍋上面。

                                  “第二道菜……齊墨……”

                                  門外窺視中的廚師們想死的心都有了,那魚還沒破開啊,內臟都還在里面,這菜要出來,味道難以估計,那專門負責璃心中餐的廚師,顫抖的雙手看著廚房里面的情況,中華八大菜系,第一次見這樣膘悍的做法,強。

                                  黃鷹摸了摸額頭低聲道:“這東西能吃嗎?”

                                  “估計有問題。”白鷹很誠懇的給予了回答。

                                  風云威廉則冷哼一聲道:“想死就去吃。”立戶頓時贊同的點頭。

                                  “大閘蟹,清蒸,蒸?怎么叫蒸?”璃心看了眼食譜不太明白,對了,蒸餾水,水,簡單,當下也不要齊墨動手,把那一捆腿腳,直接扔鍋里,一瓢水下去,第二道菜就好了。

                                  “小羊羔肉……”

                                  舉著手里小桌子大小的小羊羔,齊墨看見廚房里最大的烤箱,直接塞了進去,門一關,三百度極限的溫度,齊墨看也不看直接一拳頭,把所有按紐全部砸開。

                                  “天,天,那要爆炸,要爆炸。”廚師們已經恐慌了。

                                  栗子蜜鴨,進了烘箱,不求湊合,只求最高,齊墨的宗旨絕對不在他人之下,這溫度也想當然的沒有最低,只求最高。

                                  “天,菜刀放進去了。”

                                  “我的老天啊,有水,有水會把機器停歇的。”

                                  “我的寶貝鵝肝醬,全世界每天只產一百公斤的,這不是涂料啊,嗚嗚……”

                                  鏗,齊墨一刀下去,菜板被直接切開,菜刀硬碰硬親吻鋼材做的灶臺,卷口了,齊墨眉頭微微一皺,隨手就給扔垃圾堆里去了。

                                  “我的英國皇家寶刀,跟了我一輩子了……”

                                  一時間只聽見廚房內各種高設備齊齊運轉,劈劈啪啪聲音不斷,劈里啪啦之聲大做,刀光劍影,殺氣氤氳。

                                  廚房外,齊家的人個個都是消息靈通之人,此時都聚集在廚房專業用地外面,齊墨做菜,這是天下奇觀,媲美天上下刀子,就算好位置被風云威廉等占了,他們看不見,能聽聽,能近距離接觸一下,也是值得終生回味的,所以房間外面,密密麻麻立滿了齊家人。

                                  內里,看到此紅鷹和黑鷹對視一眼,相當默契的咳嗽一聲,黑鷹很禮貌的敲廚房的玻璃大門,恭敬的道:“當家,黑鷹有事情要稟報。”

                                  齊墨一聽頓時轉身走人,下廚,虧璃心想的出來,讓他幫忙,她不要面子他還要,本來想忍忍也就過去了,現在忍無可忍了,走人。

                                  “老姐,小羽電話。”風云威廉很好心的配合著喊了一嗓子。

                                  璃心頓時放下手中的東西,跟在齊墨身后走了出來,兩人才一踏出廚房門,只聽見轟的一聲大響,劈劈啪啪的聲音伴隨著熱浪沖了出來,齊墨等身手都是一等一的,快速閃開后朝內看去,廚房,炸了。

                                  劉墨頓時鐵青了個臉,一甩袖子,一把提起璃心的后領,轉身就走,璃心瞪大眼看著面目全非的廚房,和這門前幾個欲哭無淚的廚師,不是吧,她第一次下廚,就把廚房炸了,她沒做什么啊。

                                  “齊墨,是你炸了廚房的。”她沒忘這些事情都是齊墨在做。

                                  “你給我閉嘴。”齊墨的怒吼緊接著傳來。

                                  “我的內涵。”

                                  “滾……”房屋外眾人作鳥獸散。

                                  風云威廉,紅鷹等幾人同里搖頭,這人有一長處,就有一短處,兩個站在世界之巔的人,看來真的是兩個這方面的白癡。

                                  齊墨丟了一回大臉,從此以后不準璃心再靠近廚房百米之內,連做飯這詞提都不能提,璃心在反抗無效,以及齊墨的高壓手段下,不得不承認,她這方面的內涵,這輩子是不要想擁有了。
                              体彩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