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花兒對我笑/我是女配角

                              再來一章哇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就郁悶。特別是想到昨天霍辰把我送到家后還要死皮賴臉的把我送進去,還三言兩語地把我爸逗得樂呵呵地高興得不得了,他走后都還一直嘮叨著什么小霍好呀,小霍踏實呀,下次再叫小霍來家里啊之類的。

                                  嘮叨完了,最后來句,“小夏,你這個年紀也該找男朋友了吧?”

                                  我:“……爸,晚安。”

                                  唉,囧啊……睡了個午覺,實習的前一天傍晚莫倩倩打來電話,我連蹦帶跳地(老花:==請不要裝可愛)出門見她,每次和她見面的地方總是在校門口,大排檔,要不然就在某些讓我莫名其妙的場所,比如離三樓廁所四十米的地方,又比如籃球場的三點鐘方向,就像現在,她約我在離市中心不遠的一家不知名卻又有著無敵天價的咖啡廳里見面,我當時第一反應就是這丫發財了還是搶銀行了?真的不是我反應過度,據我所知,這家小咖啡廳里的檸檬芝士蛋糕,一模一樣的味道外面蛋糕店賣一十五,這里賣五十一,讓我這種窮困潦倒之人隨之絕望……黑店呀。

                                  C市傍晚也不像其他城市那樣特別涼快,空氣里全是燥熱的風,吹得人悶悶沉沉的。因為不是周末,所以這個時間人也不多,我在靠窗的位置剛一坐下莫倩倩就甜甜蜜蜜地笑著進來了。我趕緊問她:“丫發了?”

                                  她瞪我一眼,“哪能啊,我是特意讓你來這兒的。”

                                  “怎么能,需要知心姐姐幫你排解感情的困擾嗎?”

                                  她春風滿面地嗔我眼,“我才不跟你貧,你把你的頭右轉七十八度,看看對面那棟大廈。”

                                  七十八度==#,好吧我扭到大概八十度的位置后看見一棟很高又挺有造型的寫字樓,不像旁邊其他的高樓一樣富麗堂皇的樣子,很低調簡約,雖然不是上班的高峰期,大門卻是人來人往。我不解地看了眼覺得有點眼熟,又看看莫倩倩,她笑得一臉貓膩,恍然大悟!想起來了,這就是我明天要來實習的公司了,雖然這個廣告公司只占這棟大樓的兩層樓,可我還是覺得多牛逼吧。

                                  莫倩倩及時吐出了我的心聲:“牛逼吧!夏娃你進去后呀就也是白領一族了喲,以后妹妹我就要靠你來照著了喲。”

                                  那個時候金領什么的這些詞語好像還沒流行起來,大多數人知道的就是白領,感覺特爽。我也跟著樂呵呵地爽起來,是呀,以后我就要在這個公司上班了,擺脫了我并不感興趣的酒店業(怎么聽起來像不良職業?)從事我拿手的廣告設計,這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事,如今實現,確實開心得不得了。

                                  莫倩倩見我開心,趁熱打鐵地說:“反正來都來了不如過去看看吧?”

                                  我擔心道:“能進去嗎?”

                                  …………

                                  進出的人大多是西裝革履或是穿著干凈合身的套裝,我和莫倩倩身著T恤牛仔褲腳踩運動鞋,真是……悲催啊。我拉了拉莫倩倩:“我看還是算了,那保安鐵定不放我們倆進去。 (凡人修仙傳http://www.cnyl.tw凡人修仙傳) //”

                                  “有什么關系,抬頭挺胸,別人問起來,就是我們是應聘的。”

                                  “……==”

                                  看我們倆把身板挺得老直,胸抬得忒高,雄赳赳氣昂昂地闊步甩手走了進去,哈哈,那保安只是詭異地把我們倆看了看,但并沒說什么,順利地就進去了。

                                  電梯里除了一個看起來像個高中生的男生外,就剩我和莫倩倩。莫倩倩激動地拍我:“舒夏你以后賺了大錢想干嘛?”

                                  “嘿嘿你讓我想想,我要看盡天下美男,吃盡天下美食,游盡天下美景,然后……進棺材的時候一定要和這些人民幣葬在一塊兒,把我身上鋪滿一層人民幣,酷吧!”

                                  “哈哈舒夏你真惡心!”

                                  “噗……”后面一聲笑,我和莫倩倩同時回頭看這個和我們一樣穿著T恤牛仔褲的男的,當他是來應聘的,便沒做理會,我不好意思地抱歉笑笑:“不好意思。”

                                  他微笑著擺手:“沒關系,你們是來應聘的大學生?”

                                  原來他去的樓層和我們一樣,我搖搖頭:“我明天來這家廣告公司實習,今天過來看看。”

                                  他點點頭:“我們到了。”

                                  和莫倩倩出了電梯,她就拉著我裝出很鎮定的樣子打望,玻璃門里面的情形感覺很忙碌,到處都是拿著圖紙走來走去的人或是正在用photoshop做圖的員工,莫倩倩嘿嘿奸笑:“夏娃啊你就要在這里工作了,真酷,肯定很累。嗯?剛才那個應聘生呢?”

                                  我朝四周看了看,早不見了人影,這么快就不見了?好詭異……

                                  在門口轉悠了一會,我們倆就準備撤退了,下電梯的時候,莫倩倩若有所思地打量我簡樸的裝束,“嗯……舒夏你明天穿什么來?”

                                  這個問題……我的大腦陷入回憶,我的衣柜里有正裝嗎?我很迷茫無措地漫步在大街上,身邊莫倩倩突然一聲驚狂的尖叫:“啊啊!!就是那部電影,我找了好久,一直都沒找到,竟然在這種地方找到了。”

                                  我被她的尖叫嚇得驚魂甫定地環顧了下四周,莫倩倩已經撒丫子奔進了前面一家小小的音像店。嗯,還真小,招牌都沒有,外面的墻壁破破爛爛,門口放了一個音質特別劣質的音箱,海報貼滿了玻璃,里面沒什么人。

                                  我們啥時候走到這地方了?怎么市中心這邊還有如此破舊的店鋪?

                                  我站在門口看了眼貼在外面的海報以為有什么新片,結果……噗!!竟然明目張膽地帖A片的海報,還是粗糙的那種!我好憂郁……我要囧了。老板見我盯著那張海報面紅耳赤,熱情地把我連拖帶拉進去,“誒喲小妹不要害羞嘛,進來選,慢慢挑!”

                                  我冤枉啊……我想拉走莫倩倩,這死丫頭竟然還在挑她的碟子不愿走。嗚,我保持著心跳加速地呆立在一旁……店里的小電視不知道在放什么電影,一直是風景……我繼續呆立……直到手機響了。

                                  電話接起來,那頭沉默了一下:“舒夏,現在有空沒有?”

                                  “啊~霍辰啊,你有什么事嗎?”我說完后,耳邊一直有一種**的女聲在嬌喘……我很疑惑。

                                  “……你在哪?”他好像也聽到了。

                                  “哦,我和莫倩倩在……”(啊啊!不要~嗯~不要嘛)女聲繼續嬌喘連連,我的聲音完全被這個嫵媚的聲音覆蓋……我僵硬地扭頭……

                                  哇呀,好勁爆,一個豐滿女人的超短裙已經被上面那個男人翻到了臀部上,內褲也被扯了下來,男人開始脫衣服……女人開始呻吟……我眼睛都要爆了!

                                  原因是:此片無馬賽克。

                                  “舒夏……!”那邊咬牙切齒了,“你到底在哪?”

                                  我死定了,這男人肯定全聽清了,我一邊給老板打手勢叫他把聲音關小,一邊和他打哈哈:“啊我在…中心路這邊…的一個音像店里,我,我陪莫倩倩買碟子。”

                                  (此時,我很驚異地察覺聲音越來越大,女人攀著男人的脖子半瞇著眼睛享受地大叫:“我要!我要嘛,再來,我還要,快一點,好舒服……還要,并伴隨著男人粗曠的吼聲,還有……**相觸的拍打聲……)我已經老淚縱橫淚流滿面了,老板……我是要你把聲音調小,不是調大啊……

                                  我不敢聽電話里的聲音,苦著一張臉不說話,過了很久,那邊冷冰冰地終于吐出幾個字:“很好,舒夏。你真能耐。”

                                  嗚嗚,我是冤枉的……我是無辜的,我一點也不好。

                                  “誤會啊誤會,對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我趕緊想方設法岔開話題,順便一把拽上莫倩倩沖出這個迥異的鬼地方。

                                  “就在中心路等我,有事。”當機立斷掛掉電話。

                                  我完全能想象他掛掉電話的表情,特別是打完了這么一通香艷的電話后……

                                  可是大爺,你還是沒有說什么事啊……得,小的領命在此恭候你的大駕。瞅了身邊還沒回過神的莫倩倩,臉漲得比我還紅,完全沒反應過來。還不出來丫挺純情的嘛。

                                  我搖搖手機:“莫倩倩我不和你一起回去了,要等人。”

                                  莫倩倩沉吟:喲衛南晉呢?”

                                  “不是!是霍辰。”

                                  她毫不知情地問我:“哦,對了你和衛南晉怎么樣了?我這兩天在學校又看他和阮語鈴走在一起,你和他怎么了?我看他對你挺好的啊。”

                                  叫我怎么說啊,他說他忒愛我,可是又忒放不下阮語鈴,他說他對阮語鈴的感情和對我的感情不一樣……噗。

                                  我搖搖頭:“說不清楚,反正一言難盡吧,我們下次找個時間出來慢慢說。對了你和穆瀾怎么樣了?他到底有沒有女朋友?”

                                  莫倩倩嘆了口氣,“不知道,穆瀾一直有實驗要做,我已經很久沒看到他了。就算我見到他,我覺得我也問不出口。其實我以前試探過他對我的感情,可是…很難說,而且我自己也不清楚。”

                                  她抱怨似的說:“如果人生能夠重新來一遍就好了。”

                                  我看著馬路上來往的車輛,沒有說話。如果人生能夠重新來一遍,那并不美好,你不知道重新開過的人生會出現哪些分岔,會有那些變數,你也不能按照你原本的打算重新開始,什么都會變,所以…我不希望人生重新來過,滿足于現實,便好了。

                                  我欲言又止地盯著莫倩倩:“莫倩倩,你說如果你突然發現我是穿越回來的,你會咋辦?”

                                  她一臉霧水:“什么穿越回來的?你有毛病啊,你是慈禧啊?”

                                  噗~“你才是慈禧,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發現我是從未來穿越回來的,你會怎么想?”

                                  莫倩倩的表情肅然了,我以為她在認真的思考這件事了,于是我也很肅然地等待她的回答,沒想到……她表情肅然地張嘴道,“把你送去國寶研究中心……拆開你身上的零件……”

                                  莫倩倩,如果現在是在廚房,我真想一鍋蓋蓋死你!

                                  見我面目猙獰,莫倩倩聰明地落荒而逃,剩我一人站在路邊搖曳,華燈初上,夜幕降臨,偶爾有鳴笛的車輛從身邊呼嘯而過。老實說我很理解莫倩倩那死丫頭剛才的反應,這種事情放在現實生活中,根本就是無稽之談,還會多想什么呢,可這種事莫名其妙的詭異事就是這么莫名其妙且好死不死地發生在了我身上,還把老娘逼得連嗷嗷大哭的時間都沒有。

                                  憤憤不平中我看見了霍辰的風騷小黑馬奔騰撲面而來,我諂媚地坐上副駕,心里一直在翻滾,快問我!快問我剛才那個聲音怎么回事,霍大爺我求你了你快問我啊。

                                  只是……我的希望再次落空,他眼睛一動不動地開著車,還好臉色緩和沒看出什么發火的跡象。“呃,你找我什么事?”

                                  他沉默了三秒,然后面無表情,“我要去相親,陪我買套衣服。”

                                  噢……

                                  你要去相親……

                                  要我陪你買衣服……

                                  嗯……

                                  你要去相親,關我什么事啊!為什么叫我來幫你選衣服。一股莫名的怒火竄起來。

                                  冷靜冷靜,我需要淡定。我面帶笑容地掃視他,“溫柔”地打趣道:“你還需要相親嗎,你在你們辦公室勾勾手指,我保證你們那一層樓不管是已婚的還是未婚的,不管是總經理還是掃廁所的阿姨絕對全部拼死都會爭這個機會。”

                                  他勾了勾嘴角,斜我一眼:“激動什么?”

                                  咳……我哪里激動了。我努力調節面部表情,不至于讓它笑得這么僵硬。

                                  “這次不一樣,家里安排的。”

                                  “噢……”真是個孝順的孩子,我好感動。我就大人有大量為你參考參考吧。

                                  霍辰身上穿的牌子我都認識,只是現在買不起了,很久就沒來逛過奢侈品店了,現在以窮人的身份走進這種專賣店,我竟然提不起以前那種一卡走天下,瘋狂掃貨的心情了。我懶洋洋地坐在中間的沙發上。好吧我承認我說實話,這個牌子的衣服其實都大同小異,他選來選去還不就是那樣,又何必需要我呢?

                                  反正無非就是黑西裝,白襯衫。我突然靈光一閃,走到休閑區隨意挑了兩件拿給霍辰:“試試這些吧。”

                                  他看了直皺眉:“不行。太隨意了。”

                                  喲~~不就是個相親,還要搞得多隆重啊,你怎么不去再做個頭發啊。當然,這種話我只敢在心里咆哮。

                                  我好言好語勸說道:“這個看起來多年輕啊,沒有那么死氣沉沉,而且你上身肯定特別好看,我覺得你穿休閑的衣服比正裝帥!”說完我擺出一副篤定的表情。旁邊的專柜小姐也友善地笑笑,“先生也一起試試吧,這些小姐手上拿著的是我們夏季的新款。”

                                  霍辰狐疑地看了我兩眼,拿著衣服進去。我和專柜小姐同時笑瞇瞇地站在外面。

                                  我推薦這款衣服的原因是……自然是為他著想。

                                  而專柜小姐如此熱烈推薦,因為它的價格是霍辰試的第一件的兩部。==

                                  霍辰穿出來的效果嘛,人長得人模人樣了,穿著衣服自然是更衣冠楚楚了,在專賣店里強烈的燈光下,都快成仙了。旁邊另外在陪男朋友試裝的女人連連頻繁地對霍辰偷瞄,我不得不承認,這名牌的效果就是好,牌子貨呀,就把人襯得這么金貴了,特別是當這人對著我淡笑的時候,我……我又要把持不住了……

                                  他一邊掏卡一邊打量了下呆在旁邊的我,“明天就實習了?”

                                  “嗯。”

                                  “家里有正裝嗎?”

                                  “嗯,好像沒有,哦,應該沒有。”

                                  “一會兒去買套。”

                                  “……”

                                  我才不要和你一起逛商場!相你的親去吧。
                              体彩11选5开奖查询